文章详情
文章详情
您的位置: 首页> 文章详情

转帖历史上真实的绝杀慕尼黑

作者:金莎娱乐app-金沙网址app-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发布时间:2019-09-13 09:04:31    来源:金莎娱乐app-金沙网址app-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浏览:60

  当前计算使用的发帖时间为06月17日 15:36,需要从当前时间提前几分钟?

  版权属于“懋式百科全书”所有。欢迎个人收藏、转发及分享。其它任何媒体、网站、公众号、平台、论坛如需转载或引用,须获得授权。没有授权,禁止盗用!获得授权后,需在醒目位置注明“转载自:懋式百科全书”,并且在阅读原文处设置我的原文链接,点击阅读原文能够回到我的原始文章。感谢大家的支持!作者敬上!

  作者简介:叶枫,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赫尔岑大学历史专业研究生,爱好体育,多次在各种体育杂志及新闻网上发表体育文章,资深苏俄体育专家。

  这部电影其实去年我就看过,当时在飞往英国伦敦的航班上,在阿联酋航空(Emirates)的空中娱乐上看了这部电影。漫长的飞行时间,我没有在飞机上睡觉的习惯,所以百无聊奈地看着电影。我记得当时我还看了动画《养家之人》,非常好看,今天国内才上映。这部电影,《绝杀慕尼黑》讲的是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男篮绝杀,苏联51:50击败在奥运会上从来没有败过的美国队,首次获得奥运会金牌。当时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没有中、英文字幕,全程俄文,不过由于对这个体育历史事件太了解所以并不影响看懂整部影片。

  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这部电影里,主教练(1972年奥运会苏联队真实的主教练名字叫康德拉辛)儿子生病。如果获得奥运会冠军,苏联体委会奖励每一位运动员。最后获得冠军的苏联队在更衣室里,体育官员也信守承诺,拿出了奖金。结果队员们得知主教练儿子急需钱治病,纷纷放弃自己的奖金给主教练,而那个体委官员最后也把自己的那部分拿出来了。

  而对于精通俄语的叶枫同志来说,看这部电影看得“起火”,因为一些细节艺术加工太明显,有些与部分历史事件不符。正如同前段时间大家火热讨论的HBO拍的《切尔诺贝利》,为黑苏联而黑苏联,很多与事实不符,已经被多篇文章扒皮了。

  下面我们来看看叶枫同志对这部电影的深刻见解及详实的背景知识补充。

  年慕尼黑奥运会,苏联男子篮球队取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他们在决赛中以

  分险胜美国队,夺得了金牌。即将要在中国上映的俄罗斯体育题材电影《绝杀慕尼黑》(俄:Движение вверх,老实说,这个中译名挺中二的)正是讲述了苏联篮球的夺冠故事。虽然说,电影不是纪录片,允许艺术加工,但是这部号称要还原祖国的英雄们的伟大壮举的电影,却在不少情节上是与历史事实差距甚远,有一些“魔改”情节甚至引起了主要角色的人物原型的亲属的强烈不满。笔者想说,艺术加工可不等于过度篡改,而且笔者还发现,当这片中的各种魔改情节堆积在了一起,片子其实已经悄然的变了味。

  著名演员马什科夫饰演的苏联主教练“加兰任”(

  ),其原型就是带领苏联队获得1972年奥运冠军的功勋教练弗拉基米尔·康德拉辛(VladimirKondrashin),这是本片中唯一被改了名字的角色(片子里所有的苏联球员的名字都是原名)。为何偏偏是本片的男主角要改成了别的名字?那就是魔改剧情引起的后果。电影里,加兰任教练的儿子患了脑瘫,为此他想进一切办法去筹钱以送儿子去国外治疗,于是也就有了教练把原本给儿子治病的金钱拿去拯救了自己的患了重病的弟子小别洛夫的生命,还有剧末球队赢得金牌后苏联队全体球员都把自己的赢球奖金都交给教练的一幕。然而,虽然康德拉辛教练的独子尤里自小就患了脑瘫(尤里目前仍然健在),但父亲却从来没有考虑过送儿子到国外治病,也没有像片中那样千方百计的筹集昂贵的医药费(电影这是赤裸裸地在黑苏联的医疗吧?)。所以真实的康德拉辛带队比赛的目的也就很纯粹了,就是为了祖国、为了荣誉而战。康德拉辛的遗孀叶夫根尼娅甚至把本片的导演告上了法庭,理由是导演对电影中对康德拉辛(加兰任)的经历进行了过度的篡改,严重伤害了亲属的感情。叶夫根尼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表示了严重的不满:“读完这个剧本后,我两个月都没有睡觉,老实说,我的头发变灰了。(电影)这是胡说八道。唯一符合现实的是慕尼黑的胜利。其他一切都不是那样。”叶夫根尼娅还透露,电影里原本还有一个情节——康德拉辛(加兰任)在筹钱的过程中还参与了金融投机的勾当,在她的强烈抗议下,导演才把它删除掉了。为了避免引起侵权官司,电影主创人员最终把片中主教练的姓氏从“康德拉辛”改成了“加兰任”,但在康德拉辛的亲属看来,这并未改变其本质。康德拉辛昔日的弟子们也认为,剧里的角色跟他们的“老爹”(

  ,球员对康德拉辛的尊称)完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是现实中的康德拉辛的反面。

  影片中出现了非常多酷炫的扣篮镜头,然而这些华丽的场面在

  年代的世界篮坛是不可能出现的。在苏联篮球界,扣篮被认为是一种对对手不尊重的动作,因此并不鼓励球员在比赛中以扣篮的方式得分,扣碎篮板就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甚至在美国,直到1976年以前,NCAA都是明文禁止球员在比赛中扣篮的。主创人员承认,他们并未想过要忠实还原那个年代的篮球比赛风格,因为现在的年轻人早已看惯了现代篮球的华丽扣篮,所以让七十年代球员去做这种在他们的年代里不可能做的扣篮完全只是迎合年轻人的口味。

  《绝杀慕尼黑》的前面部分很着力去夸大苏联主教练和球员们对于美国篮球的敬仰和未知的恐惧。甚至还有一出难以考证的,在访问美国期间,几名苏联球员在纽约街头和当地的小混混打野球,输了球以后又在酒吧里一边嚎嚎大哭,一边把自己灌醉的故事(但是在谢尔盖·别洛夫(当时苏联队的头号核心)的回忆录里完全没有提到这一幕),以此来表现美国篮球在苏联人的眼里是多么恐怖的存在。但事实上,虽然在奥运会上苏联队此前是逢美必输,但是在

  年和1963年,苏联队却两度在世界锦标赛上战胜了美国,比分分别是62:37和75:74。1967年苏联队在前任主帅戈梅尔斯基的带领下夺得了世界冠军,只是在面对美国时以1分惜败。对于当时的苏联球员和教练来说,美国队虽然实力很强,但并非是不可战胜的。他们早已从这几次胜利中积累了在奥运会上战胜美国人的信心。

  新沙俄的一切关于苏联的电影总少不了要对苏联官员大黑特黑,而《绝杀慕尼黑》自然也是投入了大量精力,以展示“无灵魂”的苏维埃制度如何对篮球运动员施加压力。

  在电影中,决赛开始前,苏联代表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一名苏联体育官员突然宣布苏联队退出金牌争夺,因为在官员们看来,输给美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这样的失败是有损国家荣誉的(然而在过去的

  届奥运会上苏联队已经合计输给美国队6次了,官僚们这个时候才知道起来输给美国丢人?难怪要被各种黑。当然,正如前面所言,苏联队并不畏惧美国)。而这时候,是主教练加兰任站了出来,表示了必胜的决心,并且以自己的教练生涯和个人名誉作担保,才让官员们收回成命,同意球队去参加决赛。然而事实上,苏联队从未开过任何的新闻发布会,也没有谁提出过要苏联队退赛,苏联主教练也没有表示过任何必胜美国的承诺。而在慕尼黑发生了以后,奥运会能否继续开下去,是取决于东道主和国际奥委会,而不是苏联代表团。再者,在当时的苏联,篮球远远没有冰球和足球那样受欢迎,在苏联也没有对这场决赛的现场直播,因此在苏联队夺得金牌之前,男篮决赛并没有达到像电影所表现的那样的举国关注的程度。

  影片中,苏联队最有天赋的年轻球员亚历山大·别洛夫遭遇了突如其来的重病,一度生命垂危,是主教练加兰任拿出了给自己儿子的医药费去给他治疗,才让小别洛夫捡回了性命,而后就有了男主角患了不治之症,为了不拖累爱人而主动提出分手,最后爱情的力量让一对恋人克服了种种困难生活在一起的俗套爱情故事,以及身患绝症的男主角在关键时候立下大功,成为球队英雄的励志故事。但事实上,在决赛的最后三秒完成绝杀使得苏联以

  分优势逆转对手的亚历山大·别洛夫在1972年的时候是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的疾病。只是天妒英才,小别洛夫在26岁的时候因为患上了绝症而英年早逝。对于影片中的小别洛夫非常虐心的情节,他的遗孀亚历山德拉·奥夫钦尼科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非常不能接受,她说:“萨沙在

  年是一位天才,年轻,前途无量,但很可惜他的生命是短暂的。而在电影里,他在1972年就已经患上了绝症,样子看起来十分痛苦,这一改动让我感到非常糟心。他们(主创人员)还篡改了萨沙的私人生活,我对他们的杜撰情节表示十分不满,他们竟然想要向我表明,萨沙是个花心的人,他在和我在一起以前,和很多女孩交往过,而我只是他们中的其中一个……坦率地说,看到这些我很想哭。”

  1976年才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所以小别洛夫的女友不可能以参赛运动员或者运动员家属的身份来到慕尼黑,因为苏联代表团的成员必须是官员以及参赛的教练员运动员,他们的亲属没有这个资格。

  1972年的那支传奇的苏联男篮中唯一的来自立陶宛的球员(1972年苏联队的十二名球员中,有5名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格鲁吉亚人各两名,白俄罗斯人、立陶宛人和哈萨克斯坦人各1名。所以提到苏联篮球的时候请不要言必称立陶宛球员多么牛逼,苏联队就是立陶宛队之类的蠢话,苏联的任何一支国家队都是由不同民族的精英组成的)。保劳斯卡斯还是球队的队长(1969~1974)。然后在电影里,保劳斯卡斯却成为了队里的不稳定因素,爱抱怨收入不如考纳斯的出租车司机也就罢了。他还是一个反苏分子,对身边的其他民族的队友(特别是俄罗斯人)充满了厌恶,并且还在决赛前差点就要叛逃,只是最后关头才良心发现,回到了球队。

  或许,导演是一厢情愿地认为,立陶宛球员就是天生的脑后长反骨,讨厌苏联(这种俄罗斯人眼中的“邪恶的波罗的海人”的形象最早出现于80年代末,像萨博尼斯、马修利奥尼斯这批球员就是民族主义情绪比较浓厚,在1990年世锦赛决赛中拒绝为苏联队出战。1992年代表新独立的立陶宛参加奥运会时宣称,以前代表苏联队比赛是被逼的,现在才是为真正的祖国比赛)。

  但保劳斯卡斯恰恰不是这样的人。他既不是和持也从未想过 到国外。1976年保劳斯卡斯在家乡考纳斯宣布退役时,苏联国家队还亲临当地为他举行告别赛,他为国家队和自己的俱乐部队各打了半场球。这像是苏联给予一位叛徒的待遇吗?而从2005年开始,保劳斯卡斯坚持每周两次去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州的红旗城,指导当地的孩子打球。他对记者表示,这是为了重温自己的苏维埃青年岁月,想要听一听俄语,以及帮助孩子们。用“又红又专”来形容保劳斯卡斯这位苏联篮球的传奇是再合适不过了。

  号扎尔穆罕默多夫是一位身高体壮的大中锋,但他却又是一个近视眼,所以投篮非常不准。他在随苏联队到美国拉练期间,他发现了一样“高科技”产品——隐形眼镜,有了它,在比赛时就不会睁眼瞎了。但苏联的乡下佬怎么可能买得起资本主义的眼镜,他只能失望而归。而就在慕尼黑决赛开始前,无所不能的主教练加兰任送给了他一件特别的礼物,没错,就是在美国专门订制的隐形眼镜,戴上了隐形眼镜的扎尔穆罕默多夫果然表现如有神助,为球队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在真实历史里,扎尔穆罕默多夫同志是坚持“裸眼”打决赛的。他第一次在比赛中用上隐形眼镜是

  年的事情了,而且他的视力(-2.5)并没有电影里的(-4)那么差。而且,事实上,早在1927年,苏联就能制造隐形眼镜了(没想到吧?)。

  的确,正如叶枫同志所言,电影既然是根据真实事件拍摄,允许艺术加工,但是如果过度篡改或者干脆发明历史事件,那么这就不是根据真实的体育事件拍摄,就不用打着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的噱头。

 
版权所有©深圳市优品医疗设备有限公司 粤ICP备00000000号 办公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工业区00栋凯博科技园00楼-0 金莎娱乐app-金沙网址app-金沙澳门官网网址